致敬刘晓波们

虚荣搜索了一下
自己
和刊登了
自己虚荣的
独立中文笔会

ASUS Ultrabook右下角的
日子
西元2014年2月25日
民国壹零叁年
万年历慵懒
1949后不知所云的
February
帝都冬末春还早
Down under的Sydney还热和
死人酣睡在
圣灵臂弯里

亲,
呼吸空气一般地
Google
独立中文笔会
(截图如下)

1

缺省的au
普世的com
都是一亩地两头牛
吃饱穿暖
老婆孩子
热炕头的
自由自在
老老实实
Mardi Gras 照旧在
三月里March
肉身零距离
Lady’s Bay裸体沙滩
一柱擎天
偷拍后的窃喜
LOL
0101两仪四象地
无限组合
一位网络大虾Lots Of Love的
自以为是

亲们,
面朝黄土背朝天地
百度
拼音
B-A-I-D-U-.-C-O-M
独立中文笔会

油头粉面地收集
烟|雾|
地沟油的菁华
明码标价地出售
HIV

血液和人头
把谷歌派破鞋
扫地出境
唾液
把这位丰收歌手的
组合
淹死
Hyperlink
把黄金大米唯一的
手脚
埋葬
生产出如此这般
千篇一律的
刘晓波奇迹
(截图如下)

2

所以

亲们
不要对我(们)指手划脚
我再多撒几泡尿也照不着
刘晓波-曼德拉-甘地
和他(们)那个什么
我没有敌人的
屁话

把牢底坐穿
生的伟大
死的光荣
尻子底下长了个
莲花疮
胀破了

因为

亲们
言语的暴力
不是词汇的抉择
不是奥威尔1984的
Newspeak

四爷爷开讲
用我流放了
2235年的土话
非嬴政的母语
非仲尼的训读
非新华字典的装逼

你个婊(表)子(自)家(介)的
过来过来
啃口馍

爱惜的手摩梭

故乡的魂魄
『Duang』一下
泪奔了

A forward look at the Brexit

The Brexit is a new milestone of democracy and foretells how a prosperous, free state should be organised in response to the market and digital challenges. The post-Brexit era will see the inevitable collapse of the EU. It will also present a death toll for mega federations such as the US, India, Russia, and even Australia. Ever increasing population and diversity will eventually drive them apart into forming relatively smaller sovereign states capable of maintaining law and order, as well as looking after wellbeing of the marginalised. Autocratic empires such as China that are clinging to assimilation and stability will have no place in such an era. They will not need any external interventions to falter; they will fall apart themselves and then into decades or even centuries of turmoil and recession. By all means, they will become the biggest threat to the world peace and prosperity, and even trigger another world war, if not contained proactively through the democratic determination heralded by the Brexit.

纪念我上铺的兄弟和自己

黑色七月的严寒与冷酷
牙尖齿利
两千年的撕咬
我们骄傲地
在ABC中自慰
逃亡
却无法逃脱
红色宿命的追捕

坐胎十月
莲花盛开
雪片样记忆中 孩子的哭闹
恍惚的夜路 飘飘荡荡
产床和泥土之间伸过去的手臂
有亿万光年

亲爱的你
还有亲爱的你
你们
还是你们
是永恒记忆中的
永恒

要不然 我还稀罕什么
穿梭时空的虫洞

马放蓝山下
山坡牛羊
三三两两吃草
思考

云白风清天近午
草长蝶飞人不独

大家伙儿一块儿烧烤
好热闹
多快活

平行宇宙

410ng3zcowl-_ac_ul320_sr216320_

前些日子拜读 Brian Greene’s大作 The hidden reality:  Parallel universes and the deep laws of the cosmos,又听了一下他Youtube上的访谈 Brian Greene – The hidden reality, 很喜欢。信手敲出了下面的文字,然后自己也很诧异:诗与科学的距离,好近!

你知不知道
和我
我们的眼
我们口腔里(的霍乱)
我们病毒末稍(的神经元)
每一天每一刻每一分
每一个纳秒
都在扩张
二维度的/扁平
比(大元)帝国还气促

青铜剑
追风驹
灵魂已出窍

你知不知道

和我
我们的种子
我们(岩石)的脆弱
我们(龙卷风)的倒错
百年千年一万个世纪
一百亿光年
都在重复
(弯曲的)时间轴
比宵禁(的纽约)更寂寞

哈韩族
垃圾派
黑白人间道

你知不知道

和你
和他
我们骨子里/有血
我们脚弓里/有山河
我们脊梁上的/星际推背图
东一程西一程左右接上下
南北内外的全景
(大无畏的)虫洞
(也破解不了)镜子
和它的亿万次方/的复制

色即空
归去来
秦月落眉稍

你知不知道

和你
和她
我们(囤积)的真相
我们(眼睑里)的沙粒
我们(穿越欲望)的免死符
一张一张又一张
还有一张
永生的光线
那个(青春的) 头号小贩
四百亿年前才起床

乌啦啦
乌啦啦
早睡早起好

你知不知道

和你
和他们
他们的灵
他们(琴瑟)的部落
他们(死人堆下)的大本钟
一声一声接一声
更续一声
(明日的)超弦
(眉清目秀的)人头
在手指拨弄间哆嗦

树欲静
风又催
生死痒痒挠

你知不知道

和你
和她们
她们的子宫
她们的阴道(猛兽)
她们玩偶式(AK47)的爆裂
几千响几万响
几百千万响
也炸不断
(帝国三夫人)枕边大竖琴
(灰飞烟灭)的性福

轟隆隆
轟隆隆
江湖起新潮

你知不知道

和我
和它们
我们(影子)的汇聚
我们(欲念)的交集
我们非洲美洲南极洲(的穿凿)
火星沙丘上的舞蹈
转一回绕一轮滚一遭
陀螺爱上麦田
(似曾相识的)尴尬
不过是粒子有限组合(的阴谋)
伪装成(浪子散漫的)叛逆

朝添三
暮减四
皮笑肉不笑

有偈乱道

袖里乾坤手底云
路千头
缘难修
新月有痕何须寻
苦逼了人心
貌别神留
欲罢还休
秋重冬复春自春
颌首镜花沉方舟
万码千钧
毛里穿针
好大个猢狲

多元智能理论伪科学

1983年Gardner提出了著名的多元智能理论,认为人类智能是多元化的。他最初提出了七种智能,后来又增加到了九种。多元智能理论的提出,在心理学界和教育界引起了极大的争议。从神经科学角度看,该理论缺乏具体的实验数据支持。迄今为止,没有任何实验能够证明多元智能的存在。因此科学界通常把多元智能理论看作是伪科学的一个范例加以批判。但是教育领域对多元智能理论的热情却空前高涨,并由此出现了学习风格等讨论,为个性化学习的发展奠定了基础。简单来说,从神经科学和大脑科学角度来批评多元智能理论貌似公允,其实颇为偏颇。神经科学的发展,局限于仪器和工具的研发,虽然有突破性进展,但总体而言,对于大脑的理解,还是微乎其微,其中能够应用于教育等领域的发现,更是寥寥无几。何况人类智能及其发展极其复杂,各种假说纷呈也无可厚非。多元智能在教育界的繁荣,实际上有教育社会学的功劳。主要的原因,是社会对于工业化时代的装配线式教育的不满。后工业时代,社会物质文明极其繁荣,个人需求的求异程度提高,加上电子媒体的通行,更为个性化教育、生活及事业发展提供了成熟的条件。多元智能理论的提出,正好迎合了这个时代的社会需求。所以,伪科学的帽子,并不妨碍它的流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