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巴次仁的中间道路有猫腻

在全球化民族融合再造的今天,边巴次仁的观点不仅落后,一旦得逞,比天朝管制下的西藏可能更可怕。要知道,民族不是一个固化概念,它可以成型,也在演化,更可能消失,融入到新的民族中去。这个演化速度有快有慢,但相较于个体生命要漫长的多。回族的出现就是很典型的例子。宗教也一样,佛教传到西藏,和当地自然、人文环境结合,就成了藏传密宗,和内地农耕社会的禅宗大不相同。到了电子化时代,各个教派来往紧密,没人能预料未来藏传佛教会是什么样子。所以西藏当然可以是自己的西藏,但更应该是西藏人的西藏,包括认同自己是藏人的藏族、汉人和其他种族和民族。这样的西藏也应该是各个宗教教派和平竞争和共处的西藏,而不只是藏传佛教的西藏。做不到这些, 结果会依然是残酷的教派斗争, 甚至是种族清洗和屠杀。本来以为这些年达赖喇嘛们流亡在外,已经深刻体会到世界大势。现在看起来不完全如此,骨子里的民族主义种族主义宗教至上的排他思想,和天朝并无二致。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