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社会的头号敌人:集体主义

所谓集体主义,通俗讲,就是抱团取暖,类似蜂窝蚁穴。集体主义有没有错?没错。它是原始社会部落生存的基本策略。原始社会物资匮乏,野兽遍布,缺医少药,生存环境极其恶劣,这种策略是合理的进化选择。进入相对富裕的后工业时代,原始的集体主义及其现当代变体就成了开放社会不稳定的根源。

这些形形色色的集体主义有的一目了然,像民族主义,国家主义,共产主义等。有的很隐蔽,还能挑拨神经,比如爱国主义,文化派系,宗教,宗派。有的很地下,比如各种同乡会,同学会,帮派等等

民族主义、国家主义的集体主义特征很明显,极端程式化,学者论述众多,媒体报道广泛,容易辨别,像清末的义和团,新近的反萨德游行等。受过良好高等教育的人士基本能够甄别、抵制。这类程式化集体主义可以通过制度性变革逐渐削弱影响。

伪乌托邦的集体主义的迷惑性和煽动性极强,比如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凯恩斯主义等,

相形之下,宗教宗族等集体主义则非常隐蔽,因而更具有破坏力。野心家们往往会利用宗教实现自己的极权迷梦。 持续世俗化(去集体主义),民主化(多元人群合作机制), 法治化 (拒绝集体主义干预), 个性化(创造力激发), 才是根本出路。比如,教育部们应停止向各类教会学校提供资助。

任何宗教都和集体主义一样,其极端形势都很恐怖。比如汉化后的佛教,主张灭人伦绝人欲断人形。幸好天朝子民多世俗,做做居士而已,出家当和尚做尼姑的毕竟是少数,一把火把自家邻里全烧了的不多。

所谓世俗化,其实就是资本主义。邓小平的改革,就是用资本主义世俗化毛的极端集团主义,减小其危害,确保社会经济生活能继续运行。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