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倒西歪

楔子

庙堂之上,有人影。

夜风穿堂过来,烛光摇曳,树影婆娑,镂空的瓦片里,鼠声,仿若某个人的叹息。人影颀长,面壁,冥思, 有几十个世纪。人头频仍。供桌上的香土,来了又去,腻的象要发酵。立起,要离开,这庙堂,它的佛,众生相,须菩提,阿婆罗,神异精怪的映像。木屐踏了一小步,‘嗒“了一声,再无声息,人却像影子一样倒下。起即是落,合不过是离,因果的界,是无界的循环。大写的人,缚在云泥的空响间,奔突挣扎。中了蛊的植物人,无知觉。无解,无解,无懈可击的无解之地。

1无解之地

申思决定穿越。

申思女朋友三天前下了最后通牒:买车买房买LV买IPAD买美国护照,本小姐白送。思乐很女权主义地text申思。要不就散,掰了。申思盯着自己山寨版Iphone出神了许久,困得想要睡觉。一看思乐短信就犯困,这算哪门子事情?这要多睡几个世纪的觉,才补得回来?

申思是个神气的青年。标准英俊长相,清华工科硕士,让小女生流哈喇子的肌肉,顽固的民工身份,非格调的打扮。扎在人堆里,不出彩,出众,小资排挡的招牌菜,填不饱五脏神,劲道火候韵味可一样不差,唯一缺的是彩头。现如今豪车豪宅豪言豪男豪女满大街,你一掷千万喝瓶太空酒,抽根火星烟,娶个明星脸,也不过当街啐了口浓痰,路人至多侧目,小人一下你的素质而已。惹不动几个眼球。

这都没法和申思比。

申思硕士一毕业就在清华食堂做厨师,三月后成了大厨助理,非主流气场十足。作他女友的感觉,有如大澳村篡位夺权后的Julia Gillard,和理发匠老公在媒体上动辄招摇,赶潮又卖萌,神气不说,微博人气超旺,只要愿意,加V名博代言随意,太子太妹也不过粪土。真心说,思乐还真没见过太子太妹。流言传奇吧,没人见过,还是见过的人都没了,思乐不关心,也顾不上关心。思乐心思全在申思身上。

18岁的思乐,比维加斯的赌徒还要潇洒老道,不爱耍酷,是真酷。思乐有自己维加斯信条。什么精尻子穿绸子之类的东东,思乐眼里,都是老土的调调。裸奔有嘛稀奇,就是当街约炮,只要条子不干涉,我也不会犹豫半秒。有什么嘛,脱衣舞场上百号人都做了,露个天到大街上还羞涩了?你丫装逼吧!我要是赌输了,直接从央视大裤衩上跳下去,要么干脆人间蒸发。思乐说到做到。

这么说吧,思乐和申思的相逢与爱情不搭界。

申思开始他大厨助理征程的第二天下午,恰逢冬至,大旱了三年的北京城,竟下了场一尺厚的大雪, 厚到把后海刚结的冰层都压趴了。当然这是逗你玩呢,雪和冰是连了体的婴儿热吻中的恋人如何能分得开呢J 贫嘴归贫嘴,这情形你不用想都知道有多恐怖。二千多万号丰衣足食的劳改释放犯蹲了一千多夜号子后忽然同时刑满释放了,那哗啦啦黑压压气势汹汹的能量,绝非独立日那样的小气美国大片或老式盐湖城蝗虫可以比拟及操控的。申思当然是二千万之一,双目血红的飙单车飞跃清华西门,一抬头见落日像个红不拉吉的句号,霎那间诗意狂涌,三下五除二扒拉掉身上滑雪衫,蹲下身子,做出百米冲刺的架势,目光聚光灯样往前扫射聚焦,要开始裸奔。突然眼前一黑,一双手从背后捂住了眼睛,还来不及惊悚,一个女声就武断地揉进了耳朵:你就是申思吧,终于找到你了。说说双手柔软地松开,申思恢复了视觉,转过身,一抬眼,又条件反射似地要遮掩下体。他的努力当然是徒劳,思乐伸过右手,眼睛直勾勾地钉在申思阴茎上。我做你的女朋友吧,思乐宣布。 那一刻,申思仿佛感觉自己的卵蛋就死死地攥在思乐手心里,遮也不是,不遮也不是。不说话,就算是答应了。还没等申思反应过来,思乐又大声宣布,然后就埋头在Iphone 上微博他们的恋爱关系了。

后来的事实证明申思的感觉完全是错觉。申思老二不算小号,但思乐对它兴趣不大。之后俩人性事也算频繁,有时申思还能梅开三度四度,有时思乐叫床比波兰AV女星还夸张,申思心底里清楚思乐投入力度完全不大。思乐只在乎和申思在恋爱的事实。

2. 宇宙是平行的

你知不知道

和我
我们的眼
我们口腔里(的霍乱)
我们病毒末稍(的神经元)
每一天每一刻每一分
每一个纳秒
都在扩张
二维度的/扁平
比(大元)帝国还气促

青铜剑
追风驹
灵魂已出窍

你知不知道

和我
我们的种子
我们(岩石)的脆弱
我们(龙卷风)的倒错
百年千年一万个世纪
一百亿光年
(弯曲的)时间轴
比宵禁(的纽约)更寂寞

哈韩族
垃圾派
黑白人间道

你知不知道

和你
和他
我们骨子里/有血
我们脚弓里/有山河
我们脊梁上的/星际推背图
东一程西一程左右接上下
南北内外的全景
(大无畏的)虫洞
(也破解不了)镜子
和它的亿万次方/的复制

色即空
归去来
秦月落眉稍

你知不知道

和你
和她
我们(囤积)的真相
(眼睑里)的沙粒
我们(穿越欲望)的免死符
一张一张又一张
还有一张
永生的光线
那个(青春的) 头号小贩
四百亿年前才起床

乌啦啦
乌啦啦
早睡早起好

你知不知道

和你
和他们
他们的灵
他们 (琴瑟) 的部落
他们 (死人堆下) 的大本钟
一声一声接一声
更续一声
(明日的)超弦
(眉清目秀的)人头
在手指拨弄间哆嗦

树欲静
风又催
生死痒痒挠

你知不知道
我和你
和她们
她们的子宫
她们的阴道(猛兽)
她们玩偶式 (AK47) 的爆裂
几千响几万响
几百千万响
也炸不断
(帝国三夫人) 枕边大竖琴
(灰飞烟灭)的性福

轟隆隆
轟隆隆
江湖起新潮

你知不知道

和我
和它们
我们(影子)的汇聚
我们(欲念)的交集
我们非洲美洲南极洲(的穿凿)
火星沙丘上的舞蹈
转一回绕一轮滚一遭
陀螺爱上麦田
(似曾相识的)尴尬
不过是粒子有限组合(的阴谋)
伪装成(浪子散漫的)叛逆

朝添三
暮减四
皮笑肉不笑

有偈乱道

袖里乾坤手底云
缘难修
新月有痕何须寻
苦逼了人心
貌别神留
欲罢还休
秋重冬复春自春
颌首镜花沉方舟
万码千钧
毛里穿针
好大个猢狲

3. 悲剧了吧,猴子

孙猴子最近有点神叨,要找如来讨个说法。不想灵山前台预约自动回复,如来正闭关参悟熔通哈里发基督大法。

这年月啥都电子化,如梦如电幻,法界竞争日烈。贵为教宗,如来也压力海大,深知责任重大。不进则退,毕竟天上地下的金主们都烧得大好钞票供奉,不闭关苦修拿出新点子繁荣法业,提高信仰回报率,交代不过去。俗话说的好,经年的绿帽有得戴,亏本的买卖没得做。去年佛界年会上活跃会场气氛,如来乃发如是说,引得天地人鬼魔各界代表会心窃笑,据说连平日里宝相庄严的千手观音竟然都喝高了,又多长出了几只腿脚,走起路来很不正不经的样子,嚷嚷着要撩起裙子使劲干。之后灵台年报总结说:知我心者,佛陀也。

如来闭关七个摩挲日,在天界不过七个周,人间就差不多上万年了。七个天周,这天上地下阴界阳界得生出多少事啊。猴子总不能干等着吧。花果山封圣,大闹天庭前后不过几个时辰,五指山下也才不过半个天周。为求一时自由快活,猴子不也签了卖身契,戴了紧箍咒,低三下四伺候唐三藏,任由摆布不说,还得搭上自己一世英名。你想啊,五个精壮雄性凑成的取经班子,结伴几十年,只靠凡腿凡脚越荒滩僻岭过险川急流,历九九八十一磨难。这中间,拿脚趾头想都有故事,哪能怨别人带有色眼镜呢。

功成封谒的斗战胜佛不过是虚名,座次卑微且不说,还不能随性飞天下海逛游,只能骗口善男信女免费的素斋。剩下的除了落寞还是落寞。作茧自缚出了狼窝落虎坑的倒霉窝囊,比不上刚出世那会天崩地裂的风光,也是惊天地泣鬼神的可怜,猴子心里这会气苦,恨不得拿金箍棒槌自己几万下。落寞也不打紧,最要命的是从前一帮仙友诡异的脸色,还有猴山后来成了精成了怪的猴子亲戚背后的指指点点。你知道孙猴子尽管皮厚,又一身铜筋铁骨,脸皮却是超级薄。

 

Advertisements